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“我去跳河了” 15岁少女失联背后:被忽视的自尊-中新

发布日期:2020-09-10 04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专/ 家/ 说/ 法

  对待女儿的问题

  当小颜请求妈妈和自己睡时,妈妈最终没有同意。除了这件事,小颜妈妈还想起以前给弟弟妹妹买钙片,而没给小颜买的情景。“我是觉得她已经长大了。”

  记者从小颜所在的玉垒中学育才分校了解到,小颜是去年从江西转学来的,待了一两个月就没有继续来。至于原因,学校表示当时小颜的学籍没有转至成都,学校以为她还要回江西去上学,并不知道是辍学。

  9月2日,颜女士找到了小颜的QQ密码。在小颜的QQ空间里,最近的一条动态写着:“又是哭湿枕头的夜晚。”发布时间为4月15日晚上。看到这句话,颜女士叹了口气,她告诉记者,她一直觉得孩子有点抑郁,尤其是今年7月以来越发严重。小颜是家中的老大,她还有两个小她四岁的龙凤胎弟弟妹妹。今年暑假,小颜的弟弟妹妹从江西奶奶家来到成都,这让小颜有些不适应。颜女士说,“以前她晚上都是和我睡,现在我和更小的两个孩子睡了。”

  不习惯弟弟妹妹到来

  很多时候青少年产生轻度的心理问题比较隐蔽,不容易被发现,孩子也不会主动告知家长敞开心扉,无法得到家长的重视。张珂说,一方面建议家长积极和班主任老师保持沟通,另一方面积极同孩子保持沟通,多听听孩子的想法和建议。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戴佳佳 受访者供图 【编辑:刘欢】

  刚15岁的小颜,已辍学在家,平时在蛋糕店里帮忙。颜女士说,“他觉得女儿家没必要读那么多书。”不料,孩子的外婆不乐意,赶到成都给孩子交了学费,嘱咐小颜好好读书。

  小颜(化名)

  至于孩子辍学以后,李先生说,自己确实常常因此念叨小颜,不过他只是希望孩子能够独立。吵架时,李先生对女儿说过最严重的一句话是“那你走嘛”,现在,他感到非常后悔。

  被忽视的“自尊满足”需求

  “只是对女儿严格了些,但还是爱她。”对于这些指责,李先生回应道。

  说起女儿的交际圈,小颜妈妈告诉记者,他们只听孩子说起过一个叫小吴的同龄人。小吴是小颜的小学和初中同学,也是小颜最要好的朋友。

  小吴说,小颜隔三差五就会和她聊天,不过不会述说某一件具体的事情,“比如她常抱怨同学之间的攀比让她难受,比如因为自己成绩不好而沮丧,她说得最多的就是爸爸妈妈又吵架了。”

  想和妈妈睡被拒

  目前,小颜的爷爷、姑姑也都来到了成都,一家人一起帮忙寻找。大家都在等待小颜的出现,期待一家人重归于好。

  会因同学攀比而难受

  而在离家失联之前,小颜已表现出一些不愉快的征兆:她在QQ空间里写有:“又是哭湿枕头的夜晚”;她曾开口请求妈妈晚上和她一起睡而被忽视……遗憾的是,这些征兆,未及时引起家人的重视。

  也为成绩不好而沮丧

  成都心动力青少年心理关爱中心临床心理学博士张珂认为,小颜为何会离家失联,或许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:第一,正版传真每期自动更新开奖,这和其父亲的长期否定和新出现的差别对待有很大关系。偏心、不被重视、不被理解等观念已在这个女孩心中形成了。第二,失去了最后一根稻草。在家庭生活中,女孩的母亲和外婆对她比较好,也是她一直以来的依靠和理由。但是,等到弟弟妹妹从外地来成都,母亲选择陪伴更小的儿女,这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。第三,长期以来,父母没有进行有效沟通,且父母多次因教育观念不同而吵架,也会促使她认为家庭的不幸福是源于她的存在。

  记者了解到,小颜原本今年应该上初二,不过她从今年寒假以后就辍学在家。上学时,小颜的成绩在中等偏下水平,据小颜的父母称,上一次期末考试,小颜考了班里倒数第一,但小颜的班主任老师则称,小颜期末考试只是“倒数几名”。

  张珂指出,这个案例涉及到青少年自尊的问题。目前,青少年问题日趋低龄化、严重化,由于物质生活都较为丰富,青少年会有更多的自尊满足需求,想更多地被关心被重视。长期得不到关心重视的孩子,会让其无法获得安全感,也容易敏感、不自信。

  9月6日,距离四川都江堰市15岁少女小颜(化名)离家失联,已过去8天。离家前,小颜在手机便签里留下一句话:“我去跳河了”,这句话几乎让家人崩溃。如今,在遍寻无果后,家人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:请救援人员沿河打捞,但仍无消息。

  辍学后,小颜基本都是早上6点多起床,她要和父母一起帮忙打理蛋糕店,晚上9点多下班回家。在这么长的时间里,不用说和朋友,小颜和父母也很少说上几句心里话。

  在对待女儿的事情上,颜女士和丈夫李先生常发生争吵。颜女士一直认为,丈夫对孩子们没有一碗水端平。

  夫妻俩时常争吵

  8月30日16时许,都江堰天马镇麦香园蛋糕店的老板娘颜女士发现,女儿小颜离家出走了,但手机、衣物、钱包都还留在屋里。经查看手机,“我去跳河了”,这是女儿手机便签里留下的最后一句话。